海棠小说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没有了

74 5月10日一更(1 / 1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最新网址:

?纪大伯在快吃晚饭的时候,晃悠悠的去了老房子,找爹娘去了。

到了老房子,他看到在灶屋做饭的侄女,目光莫测的瞟了她一眼。然后才去了堂屋找爹娘。

纪迎夏正在煮面条,看到她大伯来了,本来想打个招呼,没成想,他阴森的看了她一眼,带着点志在必得,转身走了?

志在必得什么?她现在还有什么值得他算计的呢?

纪爷爷正拿着旱烟袋吧嗒吧嗒的抽着,纪奶奶跟他说叶锦程的腿能治好的事情。看到大儿子来了,纪奶奶不是很热情的问了句,“怎么想起过来了?吃饭没有?”

纪大伯没说话,他在旁边找了个椅子坐下,看向纪爷爷纪奶奶的眼神带着控诉,然后慢吞吞的开口,语气委屈:“爹娘,我承认我以前嫉妒高耀,可他和弟媳妇去世的时候,我帮着他们办理一切身后事,还领养了迎夏。就算我占用了他们的抚恤金,迎夏也没必要这么报复我们吧?太狠心了!我们这个家被她闹成什么样了,大儿媳妇肚子里的孩子都成型了,还是男孩啊!结果没了!”

纪爷爷纪奶奶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。很想撬开他脑子,看看是什么做成的,竟然让他想出这些不要脸的话来。

这么不着边际的编排孙女,她真的气了:“纪高华,夏夏报复你什么了?你一个当大伯的,这么编排侄女,你配为一个长辈吗?还有孙媳妇肚子里的孩子是被迎春打没的,怎么愿到夏夏身上去了?”

纪大伯怨恨的道:“娘,自从迎夏想起了以前的事情,我们家就坏事不断,先是迎春退婚,再是你们为了那丫头,搬进了老房子,然后就是大儿媳妇肚子里的孩子没了,这一桩桩,一件件,哪件事不是她恢复记忆后才发生的?我身为她大伯,养了她五年,是,这五年里她干了很多活,我用了她爸妈的抚恤金,可不管怎么样我都给她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,她即使恨我抢了她爸妈的抚恤金,也不用这么报复我们吧?”

纪爷爷冷冷的看着大儿子,问道:“你说夏夏报复你,她怎么报复你了?这一桩桩事情,难道不是你们自己惹出来的?怨的了夏夏?”

纪大伯恨恨得道:“爹娘,你们就别执迷不悟了,咱们家有纪迎夏这个克亲的在,永远不得安宁!”

纪爷爷懒得理会大儿子的胡言乱语,“纪高华,过不好日子,怪你们太会算计就,太没本事,怨不得夏夏,克亲的话,还是不要说了。夏夏在我们家待了这么久,她克着谁了?这是封建迷信,是要被批/斗的!”

纪大伯现在也想像他爹娘一样,掰开他爹娘的脑袋看看,里面装的是什么,怎么就这么冥顽不灵呢?

“爹娘,你们怎么就不想想,如果纪迎夏那丫头她什么都没想起来,咱家还跟以前一样,哪里会有这么多事情?她一想起以前的事情,咱家的坏事就陆续来了?她不克亲谁克亲?”

纪奶奶玩味得道:“感情人家夏夏一辈子想不起来事情,才如你的意,她一辈子什么也想起来,是不是她的房子啊钱啊,就都是你的了?”

纪大伯讪讪的,他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,如果纪迎夏那丫头什么都没想起来,京市的房子,弟弟弟媳妇的抚恤金,全都是他们家的。谁敢说什么啊?可,偏偏那丫头想起来了。

“娘,叶家小子的腿是不是要被纪迎夏那丫头治好了?”纪大伯问道。

这没什么好瞒的,纪奶奶点头,“是啊,能治好!”

纪大伯冷冷的看着他娘,说道:“娘,我听李梅英说,叶家小子的腿之所以能治好,是因为纪迎夏给的方子!”

纪奶奶再次头。

纪大伯愤恨的说道:“娘,既然纪迎夏有方子,为什么迎春没退婚的时候,她不拿出来,非得等到迎春退婚了,她自己和叶家小子订婚了,她才拿出来,她好深的心机啊,她肯定是知道了叶家的家庭状况,所以才算计迎春的婚事的。”

纪迎夏刚把煮好的面条端进客厅,就听到她大伯这编排她的话语,她就不明白了,她大伯想干什么?一天天找她麻烦,她不好过了,他又能有什么好?

“大伯,我到底做了什么,让你这么编排我?”她把一盆面条放到餐桌上,然后她没听纪大伯的话语,转而去厨房拿碗。

回到客厅,她才看了眼纪大伯,继续说道:“大伯,你说,我到底做了什么?让你们一家一次次的算计我?然后算计不成,又想给我身上泼脏水?”

纪大伯冷笑着看向纪迎夏,说道:“叶锦程那小子的腿能治好,是不是你的原因?”

“是我的方子!”纪迎夏点头,这是事实。

“既然你有方子能治好叶锦程的腿,为什么你以前没拿出来,非要等到迎春退婚了,才拿出来?”纪大伯阴笑着问道。

纪迎夏从来没被人这么质问过,她缓缓的开口,语气冷如寒冰,“大伯,我为什么不拿方子出来,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说完,她看向纪爷爷纪奶奶,问道:“爷奶,你们也认为我是故意没拿方子出来的?”

纪奶奶愣了愣,继而又恼怒的瞪了眼纪迎夏,说道:“夏夏,我和你爷爷是这么不靠谱的人吗?”

纪爷爷掷地有声:“夏夏,你大伯虽然是我们儿子,可事实是什么样的,我们虽老,可没聋没瞎,听得到看得清!所以我们怎么可能偏袒你大伯!”他说完看向纪高华,“难道当时不是纪迎春那丫头已经跟村里来的知青好上了,才逼着夏夏嫁给锦程的吗?我分明记得夏夏是因为你们的逼婚昏迷了,然后才想起这些事情来的!现在又来颠倒黑白的怨怪夏夏,你这大伯当的可真好啊!”

纪迎夏听完她爷爷的话,冷哼,“所有的事情,包括和叶家的婚事,我都处在被动当中,我唯一主动的就是同意了叶家的婚事,之所以拿出药方子给叶锦程治腿,还是因为碰到了叶大娘说叶锦程的腿又疼又痒,我才想起有方子的,先前我确实没想到能治好她的腿,后来知道这药方子有用,我才继续给他药方子的。”她先前当然知道能治好叶锦程的腿,但她为什么要说出来呢?

“娘,不管怎么样,纪迎夏她克亲,这是事实吧?”纪大伯冷笑着说道。“不然怎么高耀两口子死了,她还好好的活着呢?”

纪奶奶眼睛一下子看向了纪迎夏,却对上了纪迎夏冰冷的眼神。她想到刚刚儿子说夏夏克亲?怎么可能呢,这是封建迷信。

可纪迎夏克亲这几个字,还是落在了她脑海里,时不时的就会冒出来,一冒出来,她就忍不住琢磨琢磨,一琢磨,她就愈发觉得,大儿子说的也许可能是真的,夏夏,她或许...真的克亲?不不不,不能这么想,这样想,会害了夏夏的。

纪迎夏冷笑,她奶的表情,她看得清楚,她分明把大伯的话听进去了。心里不是不失望。然后她漠然的看了大伯一眼,“大伯,你满意了,奶她认同了你的话,觉得我克亲,我把我爸妈克死了,可你说这些,你到底想做什么呢?”

纪奶奶听到纪迎夏的话,脑袋一下子醒了过来,她急忙说道:“夏夏,奶不是这个意思,奶没有觉得你克亲。”即使刚刚被大儿子的话带偏,她脑海里一闪而过有这种想法,现在她也要把这种想法剔除,挖去。她绝对不能让夏夏被带上克亲的帽子。

纪迎夏没理会她奶,而是看向纪大伯,冷酷的说道:“大伯,知道你为什么过得这么失败吗?是因为你无能,你心里自卑,而又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,所以嫉妒我爸,更何况我爸娶了城里的姑娘当媳妇,你就更羡慕嫉妒他,以致于心里扭曲,在我爸妈去世的时候,才会任由大伯母霸占我爸妈的抚恤金,而不吭声。你比大伯母更卑鄙无耻,大伯母做什么事情,至少她从来没掩饰她的贪婪,可你既要做婊/子,还要立牌坊。你才是真正的无耻之徒,不然为什么大伯母她不知道我在京市有套房子,而这么多年,你为什么没说出来?哼,所有的事情,不过是你的贪婪自私,造成的,纪迎春就像你,恶毒,狠心,六亲不认。”

纪奶奶看着摇摇欲坠的儿子,心里有点不忍,她带着点乞求看向纪迎夏,“夏夏,你,你这样说会不会打击到你大伯?”虽然夏夏说的是事实,可高华毕竟是自己儿子。

纪迎夏漠然的看了她奶一眼,“奶,世上很多事情,不能两全。你既要大伯好,也要我好,那是不可能。大伯他们一次次算计我,编排我,现在更是朝我身上泼脏水,奶,你觉得我不该反抗,就该任由他们欺负吗?我没有父母,我是孤儿,所以我就该被他们想怎么糟蹋就怎么糟蹋?”

纪奶奶两边为难,她看向不成器的儿子,恨铁不成钢,狠狠的指着他,“纪高华呀纪高华,你一天不惹事,你就不能过是不是?”

纪高华梗着脖子,不吭声。他认定纪迎夏奸诈,他就要拆穿她。他不仅要到爹娘面前拆穿她,他还要到叶家揭露她的真面目,到时候,没了叶家支持,她还怎么蹦跶。

纪迎夏看着不服气的纪大伯,笑笑,不屑的道:“大伯,不管你怎么朝我泼脏水,你尽管来了吧,我无所谓。时至今日,我已经看透,你们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都能朝我身上赖,我也没什么办法。惹急了我,你们会知道那后果的。”

纪爷爷看着固执不听劝的大儿子,只感觉头疼无比,这就是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,“纪高华,你来跟我说说,你这一出又一出的,还想不想让我跟你娘过个安静日子了?你又什么目的?你一天天的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?你跟我说说?”

纪大伯的脸涨成了猪肝色,他有什么目的?他能有什么目的,他就是想让他爹娘看清纪迎夏的真面目,让叶家看清他们儿媳妇是个什么样的人,以后别有事没事给她撑腰,害的他们家在纪迎夏面前,像个缩头乌龟似得,直不起腰杆子!

“大伯,说真的,你们家除了大堂哥一家,其余的人,我没看上一个。大伯母尖酸刻薄,你自私卑鄙无耻,纪迎春懒惰,狠毒,所以你有什么资格说我,在说我之前,麻烦你先检查检查自家人的缺点。”纪迎夏说完,“爷奶,我该说的已经说完,大伯一家天天这样针对我,我也累了。”

纪奶奶眼泪流了出来,哭噎着说道:“我就想一家子都安安稳稳的怎么就这么难?一家子怎么就不能和和气气的,为什么非要斗来斗去的?你们到底想做什么?”

纪迎夏没理会她奶的眼泪,“一家子想要和睦,长辈起关键作用,你和爷爷没有管好大伯一家子,所以他们才喜欢算计,算计我这个孤女。奶,到了今天,我和大伯一家已经无可调和。”

纪爷爷说了句,“好了,都别说了。纪高华你消停点吧,人家夏夏能嫁给锦程,不得不说是她的运气,别说以前夏夏没有恢复记忆,就算迎春没有退婚前她就恢复记忆了,她就知道药方子的事情,她不给你,你又能怎么样呢,谁叫你先占用她爸妈的抚恤金的?不管怎么说,是你这个大伯先不义的,就不要怪人对你不敬。现在看到锦程腿好了,你又来闹了,你有什么理由可闹的啊?是你先放弃锦程的,是你算计夏夏嫁给锦程的,结果人家日子越过越好,你又来说,这婚事是人家算计的了。你那么能耐,你咋不把家里人管好呢?”

纪大伯吭吭哧哧的,扭着脸说道:“爹,纪迎夏她就是扫把星,她克亲,谁跟她亲,她克谁,不然高耀两口子怎么会死?”他既然不能把纪迎夏怎么样,他也要把她搞臭,先前因为抚恤金的事情,让他在纪家丢尽了面子。当时他找不到理由反驳,只能任由他们说。现在他找到了攻击纪迎夏的手段。他怎么可能还会放过她,就是现在不允许搞封建迷信,可只要他偷偷跟叶家讲一声,知道她克亲,那叶家还会喜欢纪迎夏吗?还会给她撑腰吗?

纪奶奶听不得扫把星、克亲这几个字,她一听到这几个字,她心里就愧疚无比,她愧疚刚刚怎么会被大儿子带偏,脑海怎么会闪过也许真的是夏夏克了她小儿子的想法,现在他竟然又说了这话,她当下气的,摸起旁边的凳子就往纪高华身上砸去。

纪高华吓了一跳,赶紧躲开。他越躲,纪奶奶越气,对孙女的愧疚占据了上风,纪高华躲了一下,没砸到他,纪奶奶又小跑步追了过去,要拿板凳砸他。

这么大年纪还要被娘打,纪高华也生气了,可再生气他也不能还手啊,只能迈着脚丫子跑开,客厅里逼仄,他转不开,只能往院子里跑去,纪奶奶心里更气,如果纪高华老老实实的在原地任由她打一下,她也不会打的太用力,他这一跑,反而把她心里的火气跑出来了,跟着就追了出去,边追还边说:“你给我站住!”

纪高华不傻,所以当然不会站住,跑到更快了。

现在是晚上,家里点的都是煤油灯。只能照亮堂屋那一小片,纪奶奶年龄大了,眼睛不好使,一不注意,就摔到了地上。

“哎哟!”一声传来,纪迎夏赶紧从堂屋跑了出来。

眼角余光看到,纪爷爷也跟着来了,纪迎夏边跑还边说道:“爷,你慢点,去屋里把煤油灯拿出来,看不清。”

纪爷爷在后面唉唉的应着,手里拿着煤油灯,巍巍颤颤的跟着来了。纪奶奶正躺在地上,哎呦哎呦的低声呻/吟着,还能叫出声,可见没摔很重,纪爷爷如此想到。

纪大伯知道闯祸了,磨磨蹭蹭的过来了,看着地上的他娘,他心虚的道:“娘,娘,你没事吧?”可别把他娘摔着了,不然他就惨了。

纪奶奶没理他,而是看着纪迎夏道:“夏夏,抚奶起来,哎呀,我的老腿!”

纪迎夏担忧的道:“奶,你摔到哪里没有啊?”她奶刚刚摔倒,她也不敢乱动她,一只手摸着她奶的手腕,内力就进了她的身体,检查完后,她松了口气,好在没有大事,只脚崴了而已。虽然刚刚她奶被大伯带偏了心思,怀疑她克亲,可后来她的举动,让她知道她心里的矛盾与愧疚,她叹了口气,毕竟不是自己亲奶奶,如果是她上辈子的亲奶奶,这样怀疑她的话,她一定不会原谅她。即便这样,她心底对她到底有了点点疙瘩。

纪大伯焉了吧唧的,他没把纪迎夏怎么样,反倒把他娘弄摔倒了。他看到一旁的纪迎夏,再次肯定这丫头,克亲。不然为什么她没事,反而是他娘摔倒呢?他明明是来找纪迎夏麻烦的!

感觉到大伯审视的目光,纪迎夏冷冷一笑,“大伯,你不会把奶摔倒,也怨我身上吧?”

纪大伯愤怒的道:“当然怨你,如果你奶不是为了给你出气,她怎么会追着我跑,如果不追着我跑,她怎么会摔跤?”

纪爷爷在旁边,淡淡的开口,声音凉如水,“你既然这么孝顺,你娘要打你时,你为什么要躲,你不躲她不就不会摔了吗?”

纪大伯愤恨,他爹的意思,他就该在原地挨他娘的打?

纪爷爷冷哼一声,“所以,夏夏就该被你泼脏水?”

纪迎夏不耐的看向纪大伯一眼,“大伯,能麻烦你把奶抱进屋里吗?”

纪大伯讪讪的,弯下腰抱起了他娘。他娘不重,他一下子就把她抱了起来,然后进屋放到了床上,“我去喊村里的医生,来给你看下!”

纪迎夏纪爷爷没吭声,任由他离去。纪奶奶疼的闭着眼睛,也没理他。

纪爷爷走了出来,又点了个煤油灯放在堂屋,看到餐桌上已经冷了的面条,他朝纪迎夏说道:“去把面条热下!”

纪迎夏热了面条出来,纪大伯已经带着村里的医生过来了。那医生看了看纪奶奶的脚,然后手在纪奶奶脚上,轻轻一掰,咔嚓一下,纪奶奶啊一声,脚就正了过来。

“好了,没事了。这几天稍微注意点!”那医生给纪奶奶看脚前后耽误了不到十分钟时间。纪爷爷拿了一块钱给那医生,医生接了钱走了。

纪迎夏没管他们,盛了一碗面端过来递给纪奶奶,纪奶奶接过面,小口的吃着。还不时通过幽暗的灯光,看向客厅的纪迎夏。纪迎夏面无表情的吃着碗里腻巴巴的面条。没管她奶投递过来的目光。纪奶奶吃完碗里的面,把碗放在旁边的柜子上,叹了口气,孙女的态度不太对!她狠狠的拍了下自己的腿,她那会儿怎么就鬼迷了心窍被大儿子带偏了心思呢?

纪迎夏吃完面条,就进了她奶的房间,把她吃完面的碗收走。

纪奶奶期期艾艾的坐在床上,时不时的偷偷看一眼纪迎夏。纪迎夏装作没看到,收了碗就走,她不是原主,对纪奶奶的感情本来就不深,以前她奶对她好,她就把她亲奶奶对待,现在她奶怀疑她克亲,她们俩再也回不到以前。

纪奶奶看着孙女冷漠的态度,她一时有点接受不了,孙女以前对她多好多孝顺,现在竟然不理她了。她红了红眼睛,“夏夏,奶真的没有怀疑你什么,奶只是......”

纪迎夏叹了口气,“奶,我不怪你了!”可心里到底跟她奶还是疏远了。

纪奶奶听到孙女的话,连连唉了几声。

纪迎夏抿了抿嘴说道:“我去洗碗了!”

纪奶奶看着孙女的背影,然后看到一旁焉了吧唧的大儿子,她气不打一处来,冷哼道:“你还不滚,还呆在这干嘛?找抽呢?”

纪大伯欲言又止的看了他娘一眼,罢了罢了,他爹娘对纪迎夏的疼爱甚至超过了他,他应该早想到的,不然他们也不会带着纪迎夏搬出来了。他想到此,转身走了出去。既然他爹娘他拿他们没办法。但叶家就未必了,毕竟他们家可跟纪迎夏没血缘关系?只不过一个未婚妻罢了,退了再找就是!看到时候,没了叶家,纪迎夏还怎么嚣张。想到这里他发出阴冷的笑声。

作者有话要说:纪大伯就是阴险小人。166阅读网

最新网址:

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64.com。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64.com


上一章
目录
没有了
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